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曾是北京门店数量最多如今被卖便利店之路到两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2-11 18:38:29

曾多年在北京保持门店数量第一的连锁便利店品牌好邻居,最近卖了8400万美元。

这个价格听上去实在是不高,还没饿了么外卖最近一轮融资额的十分之一。

但北京门店最多的便利店也确实没多少店。在这个拥有2000多万常住人口的超级大城市,开店十几年来好邻居的门店数量在北京的便利店中常年维持第一,去年才被全时超过。但好邻居至今也就只有260家。

城市规模相近的上好好活着就要选择活得充实:快乐地工作海,最大便利店连锁全家开了1214家,门店数量排列第二位和第三位的好德、快客分别开了837和819家。

而在北京,数量最多的品牌便利店是全时,开了340家。开业14年,只有236家门店。

香港交易所的公告显示,收购好邻居的是合资公司中国便利店(China CVS)。虽然叫这个名字,但是这家合资公司要做的已经不是传统便利店生意。

三个出资方,最大的鲜生活占50%,是一个做送货上门生意的O2O公司。第二大绿城物业由地产公司绿城剥离出来,占35%。最小的易果则是阿里巴巴投资的生鲜电商,自建冷链物流安鲜达。

按照鲜生活CEO肖欣的说法,交易完成后,好邻居将进行改造,让每一家门店都能向周遭提供半小时配送服务。

在收购好邻居之前,鲜生活和易果已经在今年8月接入淘宝在北京试运营的一小时生鲜送货上门服务。

这不是好邻居第一次被卖了。这家公司从2001年开始试图将便利店带进北京,2013年被投资方低价出售给摩根史丹利,总价不到3亿人民币。这次的收购价,基本等于摩根史丹利自己买了个中规中矩的理财产品。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对《好奇心》表示,这次交易估值基于按照销售额的模型,最终价格“不高不低”。最后还是店太少、销售额低。

16年、二度易手,好邻居这个最早一批在北京开便利店的公司,跳过了便利店生意,变成了O2O生意。

其实整个北京也是如此。

大规模“危房”改造后,北京迎来第一波连锁便利店作为政治中心,北京的便利店起步就是比中国其它大城市更晚一点。

上海和广州都是通过国资外资合资的形式引入24小时连锁便利店,上海第一家罗森1996年7月开业,广州的第一家便利店也差不多是在同时开业。广州的便利店是由香港便利店中国有限公司和广州市外经贸实业公司的合资公司,罗森则是上海华联与罗森的合资公司。

北京的好邻居则是由中金投集团的前身港佳控股创办。

就像那个年代流行的做法,2001年好邻居用法国倍顺(Béatrice)这个名字在北京开了第一家店。一直到2003年,里提起好邻居便利店都还是以“倍顺好邻居”的名字出现。

港佳在中国投资零售,在上海是投资超市大卖场,在北京则是便利店。

那会儿北京1990年代大规模旧城改造刚刚告一段落,大量四合院被判为危房拆除、新的商业区和多车道马路陆续建成。

2001年好邻居正式开业的时候,东王府井和东单中心商业区的大面积改造刚刚完成,金融街的大体轮廓不过刚刚形成。

便利店的东西没有菜场买菜自己做便宜,本质上还是一个帮助年轻人节省时间收取溢价的生意。旧城改造摧毁了传统社区、为便利店的进入提供了机会。

到2002年,全北京有200家24小时便利店,主要的品牌有好邻居、物美、超市发、汤姆顿、金象大药房、佐川急便等。

但刚刚起步的房地产行业,还没有什么商业点的配套意识。

过早进入了这个行业,再加上租金和人力成本的上涨,在北京没有几个连锁品牌能赚到钱。

上海联华旗下的快客,2003年到2006年开了132家店,累计亏损额4000万元。

上海华联超市设在北京的20家便利店也很快全部关张,并表示今后在京不再涉及便利店业务。而京客隆、好邻居等多家便利店,除了一些单个店面生酸甜苦辣都尝过意相对较好外,总体上尚处于亏损状态。

“那时候我们不懂这些,便利店做得太早。”好邻居总经理陶冶回忆道。

这里有当时内资便利店自己的问题。比如店面狭小,面积普遍只有日资便利店的1/3甚至更小,加之灯光、商品的影响,很难让人在里面多待上五分钟。

更懂便利店的日资品牌为北京做了很多调整,但也没能抵得过“三个半”

更懂便利店的在2004年和国资合资,进了北京。

7-Eleven日本为合资公司大股东,占65%股份。北京王府井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分别持有25%和10%的股权。

2004年4月,北京的第一家开在东直门内大街。现在这个200多平方米的店面仍然是在北京的旗舰店,销售的商品种类最多。

就像它在全球的其他店面一样,这家店面整洁、明亮,消费者走进店内看到的商品陈列与行走动线也经过特别设计。按照不同品种食物的储存条件,便当、饭团、冷饮以及现制菜品、包子、好炖等分别列在不同的货架上。

在当时的北京,这是件新鲜事。在一个零售业的络论坛上,有人发出第一家店更像快餐店的疑惑。

按照计划,一年内就要在北京开150家店。这个计划显然没有成,因为不论怎么设计,它也不能改变城市规划。

“北京的24小时便利店为什么比上海少很多?”知乎上最热门的回答总结为“三个半”:生意只能做“半年”,马路只能做“半边”,一天只能做“半天”。

北京的道路一环一环,大路都是为行车设计,便利店一般就只能做“半条街”的生意。

罗森北京副总经理车文焕在接受《好奇心》采访时说这样的道路直接影响了选址:“上海的社区开放程度要高。上海弄堂和小路比较多,北京马路宽,中间隔离带也比较多,而且有很多政府家属区和政府大楼。单独封闭的特别多。上海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开店选址比北京要容易。”

连锁便利店不只有你看到的店面,还有每天送好几次货的物流体系支撑。这意味着店密集了物流成本更低。北京店铺开发部部长白璐说“在万通附近我们一公里内开了三家店,每一家的生意都非常好,这就是因为小商圈。”

但北京的城市规划导致这样的小商圈很少。更多情况是居住区和商业区距离遥远,最典型的天通苑干脆有一个“睡城”的别名,白天居民都不在家,便利店在这里也顶多能做半天的生意。

朝阳区是覆盖密度最好的一个区,因为朝阳“一切都是新的”,相比老城区,这里有很多适合便利店的选址。但是它在南城往往几十平方公里只有一家店。

而北京的地铁站也没有商铺的位置。曾经在西单等站短暂存在的商铺在2003年韩国地铁大火后关闭。

另外,还有“半年”。北京店铺开发部部长白璐告诉我们,从10月左右就算是进入每年的淡季,夏天人们晚上愿意出来,天冷了就不出来,从店铺日销售额来看,冬季会比夏季低两三千元——一家日均夏季销售额在两万六七左右。

政策限制也有影响。在被引进北京市场时,作为北京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拥有经营餐饮服务许可的特批。但是其他便利店品牌则没有这种待遇,需要额外获得食品经营许可证。这一规定直到去年11月才放开。

比更晚进入北京的日资便利店罗森和全家都在开店上做了些调整,都不是从居民区开始的。

罗森2013年刚进入北京的时候,集中在东城和西城,特别是CBD这些消费能力比较高的地区。次年进入的全家在北京首都机场开出第一家店。全家发言人王意文对《好奇心》表示,之所以第一批店铺都在机场火车站是希望提高品牌知名度。

几家外资连锁便利店也都为北京做了调整。和罗森在店内提供现炒的餐食。全家在自己的商品里加入了炒饼、卷饼、烩面、小火锅等北方口味。

目前和全家都已经在北京盈利。但它们在北京的扩张速度,比起上海要慢得多。2004年进入上海的全家,到2007年已经开出了110家店,2014年9月进入北京的全家,到现在的门店数量在32家店左右。

等好邻居易手、罗森全家进入北京的时候,便利店的竞争对手也来了。

2013年,好邻居易手。这时它已经有2010年加入好邻居的陶冶,仍然担任好邻居总经理。从2011年短暂推出一年后关闭的电商业务开始,好邻居一直没停下做O2O的尝试。

第二年,全家作为外资便利店的晚到者,也开始筹备在北京开店。

与此同时,背靠风险投资和三大互联巨头的外卖补贴大战开始了。

2013年,饿了么开始在北京提供服务。2014年1月,大众点评和美团先后上线外卖频道。同年4月,百度在收购糯米后推出自己的外卖服务。

饿了么2014年年初在北京还经常一单送上一两小时。但一年之后,随着各家互联公司每单一二十块的补贴、外卖配送体系成型,半小时左右吃上饭已经不太困难。

配送时间压缩到半小时以内,外卖平台也不过花了不到一年时间。

而便利店毛利最高的品类就是鲜食。的鲜食占销售额60%以上,全时便利店的鲜食也占41%。但是补贴之下,外卖不仅更便宜,还能不停换口味。

在我们两年前的一次便利店调查中,上海联华罗森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晟就曾告诉我们,看似拥有稳定客流的办公楼,便利店生意也不好做。“如果这个楼是满的话,办公楼便利店开张的第一天,估计就是生意最好的一天了,因为天天吃人家会吃厌,周边又不断有新的饭馆开出来,客流自然会减少。”再加上办公楼的门店晚上是没有生意的,双休日也是没有生意的。

还有不少公司有着和便利店类似选址,特别是跟着房价上涨快速铺开的房地产中介。

虽然链家最近一年关了上百家店,但在全家刚进来的那几年,链家也是扩张最快的时候,一度在北京有超过1500家门店——比北京前五大连锁便利店的门店之和还多400家。

互联公司想着用送货上门解决道路问题已经有好几年

京东从2015年开始做超市代购配送,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也陆续开通了超市、便利店配送服务。

不过它们一直没有解决一个基本问题:店里库存和电商/外卖应用里的数据并不同步。用户下单后常常会接到来自店主货配送员的,告知商品缺货,只能选择换货或者退款。

好邻居自己的电商尝试开始地更早。但没有用户、智能也尚未普及,2011年上线的好邻居电商只做了一年多就关掉了。

后来,京东看中了便利店的线下渠道,开始和好邻居合作电商订单自提服务。京东将订单送到好邻居的配送中心,京东的包裹就随着好邻居的补货车一起,配送到各个门店,供消费者取。

那是2013年,京东已经开始做“211限时达”,好邻居的配送时效要达到京东的要求,就会亏本。

同样,好邻居和京东的合作也只持续了一年。

陶冶看来,最主要原因是,不同思维的企业在一起合作,电商关注速度,不关心成本,便利店则希望低成本同时有良好的服务。

两年前试图做送货上门的小公司,绝大部分都已经消失了。外卖是那些O2O公司里走的最远的,到前不久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这个行业的融资金额超过80亿美元,达到了打车的四成。

这还没有算上在O2O热潮里消失的公司和资金。

这几十亿美元,起码烧出了人们点外卖的习惯,不管是在、支付宝里直接打开,还是单独安装外卖应用。用点点屏幕,等着餐食、水果、日用品在半小时到两小时内送上门,已经变成稀松平常的事。

外卖小哥也已经成了人们生活的新基础设施。从2015年开始,每天中午北京的大小街道就成了外卖配送员的主场。穿着红、黄、蓝色衣服的配送员穿梭在大街小巷。

互联公司和超市便利店的送货合作失败以后。它们决定自己做。

今年,盒马鲜生已经在北京开出了三家店,京东则在沃尔玛超市里建起了“店内仓”。便利店是零售行业中唯一没有被电商冲击的生意,但现在电商开始自己开店,做快速配送的生意。

到年底,400平方米左右的盒马便利店也要在北京开业了,虽然这么大的面积不太适合挤进社区,但是作为电商的线下展示与前置仓库,盒马的便利店需要更大空间,也能销售更多商品。

小一些的那些,则和外卖平台进一步合作。现在你打开任何一家外卖应用,都能在首页找到超市/便利店的入口,无论是你能想得起名字的连锁便利店还是楼下的小卖部,都能在上下单购买,请外卖配送员送上来。

被收购后的好邻居,在现有的商品品类之外,还要加上生鲜和鲜食。未来还会有在家制作一顿简餐所需的食材、净菜、冻品等。

另外好邻居大股东鲜生活还将为好邻居建设自营工厂,生产自有品牌的鲜食。这是日资便利店的优势之一,自有品牌的商品能够在保证品质的同时压缩成本。

“这会是一个社区日常消费服务的解决方案。”好邻居大股东鲜生活的CEO肖欣说。

鲜生活与好邻居的合作则从今年年初就开始了,双方在供应链和商品选品上都有合作,比如消费者能够在好邻居买到鲜生活平台上的商品。但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并不容易,肖欣说这也是收购的重要原因。

当被问起如何将配送时效从30分钟缩短到15分钟时,肖欣的回答很简单:“就是开更多店。”

但O2O想代替便利店也不容易

走进一个,你一眼望去就能扫到上百件商品。逛两分钟,店内的2500多种商品基本都会被掠过。

去买瓶水的路上,很容易就多买了一些。这也是实体店的优势。

但是要在饿了么之类的应用里浏览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商品,你得往下滑许多屏,点一堆按钮,这并不直观。

外卖市场打到现在,只剩下饿了么和美团外卖两个平台,补贴也开始放缓了。

你大概不会为了买一瓶可乐,付上两倍于商品价格的运费。凑不够起送费的时候,人们的第一选择往往是放弃下单。

这和便利店的购买习惯恰好相反。走进街边的便利店买一瓶水不会有什么压力,还可能因为从冷柜走去结账的路上看到别的商品,

曾是北京门店数量最多如今被卖便利店之路到两

顺带买了很多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便利店在电商冲击下依然活得不错。

最近一年,中国便利店市场规模达到1000亿元,增速在15%左右。相比面临“关店潮”的超商和卖场,便利店渗透率也从2015年的32%上升到38%。

送货上门解决了街道太宽、冬天太冷的问题,但也失掉了便利店原本的那份便利。

与此同时,新的政策变化也在发生。北京对便利店的监管政策逐渐放宽了一些,也再一次说要目标每年100家。每周在北京总部举办的加盟说明会,都能吸引到两百多组报名者。

但影响便利店的不只是直接监管政策,任何影响城市本身的政策都会影响便利店生意。整治“穿墙打洞”、清退小商品批发市场等市政整改实施下来,北京的外地人口还将持续疏散到北京之外。

车文焕认为,人口疏散可能导致便利店客流密度下降,还有一个不利条件就是对人口用工和人事成本上升。而好的一面,是据说之后也会鼓励干净卫生的便利店。

会面临用工短缺的不仅仅是便利店一个行业。约车新规正式实施之后,外地牌照车辆不能接单,外地户籍的司机也要离开平台。

而互联公司试图带来的O2O生意,整个就是建立在低廉的人力成本之上。

不管是便利店,还是想要代替它的O2O,最终它们都是整个城市变化之下的片段。

五轴联动加工报价
绿色包臀裙
农村养殖什么好价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