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在互聯網上為科研數據辦張“身份證”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4-02 01:48:53

在互聯網上為科研數據辦張“身份證”
作者:未知來源:科技日報

  第二看臺

  現在我們大多數論文都只發表“結果”,不發表“數據”,而論文結果只是作者對“數據”的理解,正確與否無法判斷。近日,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在全國科學數據大會上拋出的觀點,得到眾多專家的認同。

  不少科研人員、高校學生也都有類似的體驗:一篇論文可能只有幾十頁,但背后的各種實驗數據得有幾百上千頁,大量數據長期“沉睡”在“科研工作者個人電腦中”。

  數據分享的好處毋庸置疑,無論是從國家層面,還是社會角度,資源共享都會促進成本節約和效率的提高。但是,科研數據完全無條件的分享又存在諸多障礙。作為數據分享的一種有力嘗試,數據出版剛剛起步。

  數據分享不是義務

  科研工作者為什么不愿意分享數據呢?8月9日,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中心副主任王瑞丹展示的一項調研問卷或許能給出答案。在“沒有將科學數據發布并共享的主要原因”問題中,選擇最多的3項是:“數據的知識產權不清晰,不宜公開”“數據還有為自己的團隊持續利用的價值,不發布有利于保持自己團隊的科研優勢”“科研項目資助機構、所在單位及發表研究成果的期刊并未要求將數據開放共享”。

  “數據公不公開,首先應該尊重科研工作者的意見,不能將數據分享單純看作是科研工作者的一種‘義務’,畢竟數據隱含了科研工作者的大量心血,完全無條件的公開也是不現實的。”中國農業大學汪懋華院士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保護產權需貼標簽

  8月11日,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研究員黎建輝介紹,所謂數據出版,是指將科研過程中產生的數據,經過規范和質量控制,以互聯網方式發布,供別人訪問、引用、評價、再應用,給數據加以“標識”,相當于給數據辦了一張“身份證”。

  “其實,原來論文和數據并不分離,發表論文的同時也會附帶數據,只是隨著數據容量越來越大,紙質媒介無法承載,才形成今天單獨發表論文的形式。但是,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又為數據的發表提供了可能性。”黎建輝提到。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石瑞香指出,數據出版的優點顯然不少,最重要的是保護作者知識產權,出版也就意味著數據被貼上“標簽”;同時,確保數據準確規范,出版擁有一套對應的體系標準,將對數據的準確性和規范性進行審核;此外,永久保留數據,降低個人不慎丟失數據的風險;而且還能提高數據和作者的影響力,作者甚至在沒有形成論文的情況下,單獨發表數據。

  評價體系有待完善

  在世界范圍內,數據出版都處在起步階段,我國也是近兩三年開始嘗試的,基本上與世界同步。

  缺乏完善的評價體系,即發表的數據被引用情況還沒有被相關科研領域認可,是目前數據出版面臨的最大問題。對于論文的評價,現在有相對完善的體系,比如SCI引用等,通過這些影響因子可以對論文質量進行評價。但對于數據目前還沒有評價指標,對于如何引用、引用次數等都沒有明確規定,這也使得大多數科研工作者在出版數據方面缺乏積極性。

  要想解決這些問題,黎建輝認為,應該主要從三個方面考慮,一是項目承擔單位,可以先從項目數據著手,對項目數據的評價、引用出臺相關的規定,規范數據的引用;二是提高科學共同體也就是相關研究領域的認可,即大學、科研院所逐步轉變觀念,承認數據對科技的貢獻,認可數據價值;三是從人才計劃角度,可以將數據作為一種科研產品,納入職稱評審、人才計劃申報等體系,提高科研人員內生動力。

  在加強科學數據管理的考慮中,王瑞丹提出要“發展科學數據出版,推動傳統期刊論文支持數據的匯交與公開。”

  什么是數據分享的理想形式呢?王堅說,當大家可以通過互聯網搜索到自己需要的“數據”時,數據分享也就實現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