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京东玩众筹谁会为图纸买单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8-12-03 15:26:15

[ 在刘思宇看来,相比股权众筹,产品众筹的项目本身融资的钱就不多,抽取佣金的方式变得很没意义。现在产品众筹更多还是先将平台做大,再去考虑盈利模式 ]

如果有机会在众筹领域重现“宝宝”类金融产品的火爆,作为互联巨头的BAT当然不会错过。

但这一次最先杀入众筹领域的却是此前在互联金融上慢了半拍的京东商城。

按照京东的描述,其定义为“凑份子”的众筹策略是要找到具有“娱乐精神”和“屌丝精神”的出资人。先从京东的电商优势切入,利用大量的用户资源,主攻销售量最大的智能硬件和流行文化领域。

而这背后,受政策、征信系统有待完善等条件制约,国内一些专业的众筹平台已开始淡化身上的众筹色彩,逐渐变成了预售、团购、宣传等综合性平台。

不过,目前垂直类众筹站对于京东以及未来BAT的入侵似乎并不担心。

“我们不认为众筹是适合大众消费群体的模式,不是每个人都理解众筹,这些巨头通过大流量引入宣传只会引起更多的客诉问题。”从产品众筹转型智能硬件首发平台后,点名时间CEO张佑这样告诉《第一财经》。

而众筹CEO孙宏生的论据是,“团购你可能会去糯米(),但绝不是百度,因为那是长期消费行为形成的一种信赖和习惯。(在)细分领域里,消费行为习惯是最好的通行证。”

谁会为一张“图纸”买单?

事实上,在京东推出众筹产品之前,BAT已经表露出要在这一领域试水的意图。

3月26日,阿里巴巴(滚动资讯)数字娱乐事业群发布了“娱乐宝”,称民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剧作品,预期年化收益7%,并有机会享受剧组探班、明星见面会等娱乐权益。

不过,虽然模式上与众筹近似,阿里方面人士强调众筹项目“不能以股权或资金作为回报,项目发起人更不能向支持者许诺任何资金上的收益,这与‘娱乐宝’平台上能提供预期资金收益的保险理财产品有着本质区别。”

4月28日,百度金融宣布推出了“众筹”频道,切入影视作品众筹领域。不过捕鱼游戏平台
,截至发稿前,百度众筹的相关页面还停留在“百度众筹要来啦”的状态。

而就整体众筹行业来看,除了众筹、点名时间等国内较早一批上线的众筹平台,今年以来,天使街、大家投、追梦、人人投、51资金项目等一批众筹平台也纷纷上线。尽管目前尚未公布众筹平台数量的官方数据,业内普遍的认识是,一年间此类平台已经超过100家。

清科研究中心联合众筹日前推出的国内首份众筹行业月度报告显示,今年5月份,国内各众筹平台共募集资金总额约2052万元,其中股权类众筹平台筹资金额约为1112万元,奖励类众筹平台筹资金额约940.67万元,分别占比54.15%、45.85%。

不过,由于目前国内股权众筹尚有一定的法律风险,众筹融资的监管规则尚未出炉,“我给你钱,你给我产品或服务”的产品众筹模式依然是诸多平台的首选。

“对于大部分众筹平台来说,更多的只是集中影视文化、科技硬件,这些领域相对大众,单笔额度较小,一般只是服务和产品的回报,不涉及资金性回报,法律风险也较小。”有众筹平台的负责人解释道。

而京东这次切入的也是产品众筹领域。在京东上线的12个众筹项目中,有7个是智能硬件项目,5个是流行文化项目。

“京东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积累了一批高黏度的客群,尤其在3C、IT、音像、图书等领域的销售优势,能将这些客群有效注入众筹业务中的智能硬件和流行文化两大板块。”京东金融众筹业务负责人金麟告诉《第一财经》,众筹作为一项新兴业务东升藤黄果
,监管环境也在发生变化,不排除未来做股权众筹的可能性,但现阶段会踏踏实实地把产品众筹做好。

然而,将国外火热的众筹概念移植到国内烧纸炉
,即使是相对靠谱的产品众筹领域,依旧存在着难言之隐——没有几个中国消费者会愿意为一张看上去很美的“图纸”投资。当下国内消费者的接受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产品众筹的形态,一个项目不会还在一张图纸的阶段,就能预购成功。

基于这样的环境,京东金融选择将产品众筹的介入时间延后。以智能硬件举例,产品周期包含了设计图、工程样机、手板到量产,京东众筹是在手板到量产这个阶段介入。“一方面是出于风险控制工程洗车机
,另一方面也是消费者很难为一张图纸买单的现状所决定。”金麟解释道。

然而,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试水众筹的站,点名时间如今已从产品众筹直接转型为智能硬件首发平台。

在张佑看来,“这是更接地气的做法,更清晰地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京东的众筹模式是在走点名时间3年前的老路,会被自己的渠道身份所限。”

对此,金麟的回应是,之前有竞争对手做了很多实践,我们也是受益于他们的经验。“京东做众筹有自己特殊的地方,作为国内最大的自营式电商企业,JD+和京东智能云能够为项目提供全方位服务,这些是其他平台所不具备的,也是和其他众筹平台最大的不同。”

中国式众筹的傲慢与偏见

上述众筹行业月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国内众筹模式下实际发生的投资项目402起,涉及投资金额达2052万元,平均投资金额5.1万元。其中综合类众筹项目主要集中在智能电子产品、原创设计类、音乐类项目。

而据京东方面透露,7月1日,象扑君新书《咦,被发现了呢》众筹项目登陆京东众筹平台,7月3日,仅募集了2天,便获得超11万元的好成绩,比预期的1万元的募集资金,多出10倍。

天使街联合创始人刘思宇告诉《第一财经》,京东试水众筹业务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集团导向,京东想要追求在金融领域有一个突破,而互联金融也被证明是一块肥肉。

事实上,业界有这样的观点,京东上市之后,当下握在刘强东手中的牌无外乎四张:第一张是开拓国际市场往外走,第二张是拓展三四线城市往下沉,第三张是加强移动业务增加流量,第四张则是京东金融的再拓展。而按照刘强东成立金融集团之初的规划,未来,互联金融业务将成为京东集团新的增长点。

“京东众筹这块才刚刚开始,未来的发展前景还不好判断。不过,目前的产品众筹业务肯定只是一个雏形,毕竟以这样的模式做众筹,体量并不大。”刘思宇补充道。

不过,对于当下行业主力的产品众筹平台而言,盈利模式的尴尬一直存在。

尽管成功将Kick Starter的众筹模式引入国内,但由于国内愿意支持众筹的用户较少,能够募得的资金有限,Kick Starter抽取佣金的盈利模式在我国并不适用。目前国内大多数众筹平台都为免费模式,不收取佣金,站发展如何维系成为生存的关键。

在刘思宇看来,相比股权众筹,产品众筹的项目本身融资的钱就不多,抽取佣金的方式变得很没意义。现在产品众筹更多还是先将平台做大,再去考虑盈利模式。

“佣金模式早就在中国确定不可行。”张佑表示,盈利模式不是点名时间目前关注的重点,不管是任何互联形式的公司,在形成规模之前都不能谈盈利模式。同时,点名时间也在一步步探索最适合的盈利模式,盈利的事在未来才会考虑。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1年5月的点名时间,当年获得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后,已于今年1月得到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

而对于依靠中国先锋金融集团的众筹而言,孙宏生给出的解释是,“这个(众筹)服务离钱最近,想赚钱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情,之所以我们现在这个阶段不想赚钱,是因为时机还没到。”

据其透露,众筹目前的平台项目募资成功率在60%左右,项目总数1641个,累计投资人91141名,累计筹资金额约3000万元。

有意思的是,孙宏生曾公开表示,“仅仅互联屌丝是玩不转众筹这个行业的,更需要去适应高富帅的金融行业的规则。到现在为止我对众筹的理解,一定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金融,一个是互联。但相比基于互联,金融更重要。”

对于电商平台京东的进入,孙宏生反复强调的是,因为金融的互联化要求相对较高,众筹平台绝不是简单的复制就可以完成。getty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