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史玉柱的企业怪圈之叹0

VR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1:08:17

史玉柱的企业怪圈之叹

史玉柱的企业怪圈之叹

史玉柱

大峡谷

贡觉

莲花生大士

史玉柱一年胖了30斤。他的公司也随着他臃肿起来。先前巨人员工聚在一起,讨论的都是游戏技术的细节,而现在聚在一起议论的,则差不多是那里的别墅有新款了,那一款豪车更有型了。再想让团队跟他一起每天工作16个歌行赏花词小时,已不可能了。史玉柱感慨,“公司膨胀了,大家富裕了,创业激情没有了”。  史玉柱为了挑战自己的肥胖,抽身去了西藏。而如何对待大公司病,却还在摸索。而我前不久在穿越西藏无人区时,却得到了重要的启示。  前年,我曾穿越过西藏东南部的墨脱。今年大峡谷旅游公司给我们推介了一条刺激一点的路线:在西藏南迦巴瓦峰与加拉白垒之间的大峡谷地带。此前只有一支英国登山队穿越过。这条路也是西藏人的朝圣之旅。莲花生大士,据传是藏传密宗的开基祖,在西藏具有崇高的位置。他曾经在加拉白垒修炼过。这个地带属于无人区,常常有野熊、猴子、野猪等出没。  那天下午,我们一行来到一处山崖,下面是一片绝美的沙滩,沙质细腻犹如白锯末。我二话没说,就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沙滩上。放下背包,就脱了衣服。当时是下午3点多钟,太阳照得暖暖的(相当于北京时间1点)。后来我们一行都下到了沙滩。藏族背夫则大多作壁上观。雅鲁藏布江水非常清澈,水温大概在18度左右。我把头扎进去,漂着往前走,来个蛙游,又来个自由泳,很是惬意。  贡觉吐旦,一个17岁的藏族少年,后来主动跟我说:你游泳很棒,跟奥运会的运动员一样。贡觉长得像古天乐,眼睛大,睫毛长,脸上有一种淡定和热情混杂的东西。从贡觉吐旦瘦削匀称的身材看,很像一个汉族中学生。但他体态轻盈,要腿有腿,要腰有腰,要胳膊有胳膊。他背着很重的包裹,上山一口气,下山更是一路小跑,几个跳跃就下到了坡底。生命力强盛的藏族小伙儿,只崇尚生命力。如果不是我在无人游泳的水中游泳,显示了一点生命力,恐怕他也不会主动搭理我。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  两天后在一个陡峭的大坡上,贡觉吐旦给我说的一通话,成了我这次西藏穿越之旅最大的收获。  那天,把本来两天的行程,改为一天走。早起先来了一个近3个小时的急行军。紧接着来到一个陡峭的大坡,山友说有70度,长度有2000米。这是考验人的耐力和体力的路段。每一步迈出去,都是需要力气的。  攀爬这种陡坡我知道,需要平静的一步一步走。我终于爬上去了。可是一个山友却远远落在了后边。这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他有自己渡过难关的办法。或许是由于紧张,或许是由于恐惧,他一反常态唱起了歌。这是我第一次听他唱歌。  看着他在艰难地爬行,我已没有力气再下去帮他了。贡觉吐旦没有坐下休息,也在山崖上观看。于是,我就走近了他。以这两天来跟他的熟络和心心相印,我说:“看那家伙难的,要不要下去接应一下?”  贡觉淡淡地说:“大家都是出来锻炼的。我下去也帮不了他什么忙位于陕西蒲城境内的唐睿宗李旦之墓桥陵。只能靠他自己的生命力。谁都帮不了他!”贡觉那副居高临下的淡定,给我一种极强烈的震撼!  是的,在布满原始森林的大山里,在大自然的严峻环境里,任何财富、名位、权力都无足轻重。在这里只崇尚鲜活、顽强的生命力!那个企业家可以有骄人的事业和财富,但是在这里,却不得不独自面对生命力的考验!  那天,贡觉吐旦给我打开了一个生命力的视角。这个视角,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活,而不是需要高深的顿悟或者修炼才可以掌握的东西。在城市的喧嚣中,我们自以为抓住了一切的核心——权力和财富,但却忽视了鲜活的生命,忽视了那种原生的生命力!  贡觉吐旦的生命力视角,不只是可以看人生,更可以看公司。一个公司在初创时,大都有着充沛的激情和热忱,每个业务现场都有着旺盛的创造力。然而,随着规模的扩大,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也随之开始滋生,公司就渐渐失去了精准制导约基奇单手长传助攻比斯利暴扣活力,走上衰退之路。而此时注重安定和自我保护的经营者和员工,也失去了向新事物挑战的气概。每一个业务现场,不再有头拱地解决问题的地头力了,而是学会了逐级把问题上交。一层层高管看到问题,说了就等于做了,强调了就等于落实了。创始人面对亲手建立起来的组织,往往却束手无策。  束手无策的不只是中国公司。这是世界公司史上难于逾越的一个怪圈。君不见,曾经是美国制造业代表的通用汽车,具有无可比拟的品牌集群,有着令人瞠目的渠道和技术,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管理官僚行威作乐的地盘,终于提出了破产申请?  如何使公司的每一个业务现场恢复创造力,如何使公司保持持续旺盛的生命力,这不只是史玉柱的课题,也是每一个公司都不得不直接面对的课题。  (作者系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中国企业家思想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推荐